今年6月5日,中共濰坊市委常委、副市長陳白峰被髮現在其住地附近自縊身亡。據其親屬介紹,陳白峰有多年抑鬱症病史。近年來,國內官員因“抑鬱症”自殺的,已經不是孤案。是什麼導致官員群體易發、高發抑鬱症?由我國公安部專家、浙江心理學專家趙國秋主導的最新一項抽樣調查顯示,“公務員心理健康水平不夠高,幸福指數不夠高,壓力比較大,職業倦怠程度比較高”,而這種情況,一年比一年嚴重。
   自殺官員超六成因抑鬱或壓力大
   自2003年8月底至2014年4月初,被認定為自殺的官員達112人,涉及26個省份。其中,湖南12人,四川8人,浙江9人。省部級官員8人,廳級官員22人,處級官員30人,處級以下官員52人。
   自殺官員中,41歲至50歲的最多,達44人。其次是51歲至60歲,有32人。自殺原因中,抑鬱、壓力大的占63%,病重、欠債、夫妻吵架、畏罪自殺等的占37%。
   浙江大學附屬第一醫院精神衛生科主任許毅所屬的科室,每天接診患者200多名,一年下來近7萬人次,被確診為抑鬱症的大約占60%,其中約一半是公務員。
   南方某縣的一位縣長患有重度抑鬱症,許毅為他會診後建議他馬上住院治療,但縣長和他的妻子堅決不同意,說:“一個縣長住進精神病醫院,那不成了全縣的笑話嗎?”
   許毅向其家人交待,要24小時陪同身邊,不要把他當縣長,就當個普通病人,切勿讓他單獨外出。縣長的兒子個頭很高、很魁梧,“當你和父親走在馬路上時,一定要擋在外面,免得讓父親被汽車撞到。”許毅專門叮囑過。
   但是,悲劇還是發生了。有一天,該縣長獨自一人外出,自己撞到汽車上,死了。
   據統計,現在中國大約有1億人患有精神抑鬱症,不過到醫院就診的不到十分之一,大多數人都在“熬著過日子”,尤其是本身就講究低調的官員群體,他們的隱秘,正在加速這一患病群體的擴大。
   “抑鬱症”三字是官場禁詞
   作為從事了30多年抑鬱症等精神疾病臨床治療與研究的許毅來說,他深知抑鬱症患者,尤其是官員的心理。“抑鬱症不同於其他的病,尤其是公務員患了抑鬱症,要是讓別人知道了,他們會感覺特別丟人,甚至前途全失。所以在官員群體中,即使同事和家人,也很難知道他們身邊有人患上了抑鬱症。”
   在官場中,“抑鬱症”這三個字是絕對的禁詞,沒有人會主動提,甚至私下打聽也犯忌諱。“因為組織有規定,患有抑鬱症的官員是不允許被提拔的。”趙國秋強調說。
   趙國秋和許毅都表示,治療抑鬱症並不難,最大的難題是患者沒有勇氣來找醫生,病恥感特別嚴重,“公務員是抑鬱症隱藏最深的一大群體。”許毅說。
   升遷前後成病癥高發節點
   趙國秋認為,官員患抑鬱症的誘因有很多,但壓力是其中最根本的因素。包括對現狀不滿、工作壓力大、遭遇或目睹不公平、個人升遷受挫、家庭壓力、感情糾葛等。“貪污、受賄,擔心被紀委查處,也是官員的一大壓力源。”
   許毅認為,升遷前後,是官員抑鬱症高發的一個重要節點。
   “抑鬱症是一種普適性精神疾病,各個社會階層都有可能發生,它並不是一種富貴病。”趙國秋認為,“轉型社會,經濟多元導致價值多元,多元價值一定會引起內心矛盾和衝突的增加,使得心理問題發生的概率上升。抑鬱症在官員這一特殊群體中,確實是易發、高發。”
   “官員,是一個比較特殊、敏感的群體。官員在以身作則的同時,社會應該正確地來看待這個群體,不要對他們抱以偏見,先入為主。”許毅說。(文中部分採訪對象系化名)
   (據《齊魯晚報》)  (原標題:抑鬱症官員寧死也不住院)
創作者介紹

學習

qy69qyoshn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